顯示具有 活動-演講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活動-演講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護樹聯盟演講備忘(2017.7.29)】

陳玉峯
在自然資源的開發裡,本土主體性總是被湮滅(2017.6.6;魚藤坪)。
19801990年代我相信全球各地區的自然資源開發之後,自然資源的特徵會轉化、蛻變、昇華,成為該地人文的特色,我甚至都認為溫帶井然有序的針葉林的地文與生文,正是形成亞里斯多德邏輯、理性、科學等文化的根源,另一方面,我也痛陳台灣現代文明史比美國還長久,卻始終建立不了自己的土地或在地文化,歷來每開發一地,就是幹掉該地的最大特色,引進外來文化,消滅本土主體性。
後來我發現台灣土地、自然生界的特質並非全然被消滅,而是以流變當中的生、住、滅相中,最後劇烈的滅相來應對,在環境生態一般說成自然反撲,其實其實質內涵相當於人文趨近於地文,而台灣的地文(或地體變遷、變相)現象大致是地球上變化最劇烈的地區之一。
我無法不預測今後120年內,台灣不會出現超級大劫變,包括整個社會的大洗牌,悲劇更說不消說了!
很久以前我敘述台灣是人類自由、民主制度,在東方最複雜的試驗地,很快地台灣也將回答這議題。從自然生界、土地到文化、社會、國家,站在台灣歷史的角度審視,我實在活得一刻也不得安穩,然而,我一生浸淫的山林自然文化,又帶給我超穩定的精神結構,以致於生、死都無關緊要。
雖然山林沉默,總是知心。
是的,在我身心上是二元極端對立的大矛盾體,具備台灣的一切特質與衝突。我知道長期以來,我的演講常帶給聽講人某種鉅大的感染力,但事後聽講者對於演講的內容通常忘光光,只在無形中刺激出當事者渾然不解的某種東西,其實那些東西就是台灣的自然禪法,刺激你主體的自然兌現、應現,而與我無關。所以近年來我不再刻意隱藏「讓人家聽不懂」的內容,我只須關注自己能否全力當下轉達。
我一生最長的時程活在自我限制當中,卻又壓抑不了「對崇高理想永不妥協的探尋」,我巴不得我可以「起乩」,可以在有意義的劇烈中瞬間蒸發,如同原子彈爆炸那瞬間,實踐精神最後的自我救贖!你們不要以為我有精神病,真正悲慘的不是精神病患,而是一大堆現今身心分離、裂解的台灣人,可悲到自己不清楚自己哪裡悲慘!
說起這場演講可真是陽光三疊三溫暖,不僅辦或不辦黑白切,題目原本我想談自然情操的對話,後來Angela喜歡《雪山盟》,而有臉友在問台中有沒機會辦我在嘉義講的日本與台灣檜木文化的深層淵源等,最後我就把它們全數合一,而且,我更希望藉由朋友們念力場域的激盪,可以讓我當場創發一些先前沒有的意念、概念及思想。我珍惜生命每時刻的際遇,我相信時、空、人、事、地、物的交會,都可提煉出很有意思的精神珍寶,讓人在無限迷惘、迷思中,向心靈交代。
筆者於20177月出版新書《雪山盟 影音書》。
筆者演講台灣檜木文化足以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本質原因(2017.7.15;嘉義台灣圖書室)。
台灣島冒出海平面以來,大約250300萬年時程,姑且把它當成1天。
從誕生的00分到中午12時,大抵屬於島嶼生態、物種跨海的零星傳播,整個大地也隸屬於劇烈變動的時期,先是土地偏鹼,然後被雨水淋融了數十、百萬年而成酸性,地震、擠壓逆衝及崩塌最嚴重的時期大約落在120190萬年前的「蓬萊造山運動」,形成現今的「頭嵙山層」礫石(55萬年前開始被推擠,冒出形成今之台地等);也在此時期內,發生大冰河時期(150135萬年前),帶來了台灣第一波大規模的生物入遷。
經歷無數次的逆衝與下崩,玉山北峯巍然屹立。
三義火炎山的頭嵙山層就是在蓬萊造山運動時形成的。
我認為台灣中、高、海拔的裸子植物植群,都是在第一波來到台灣的,包括高山植物,而且這波進來台灣的植群,來源及成分非常複雜,包括由東北亞日本島弧來到台灣的檜木林;東喜馬拉雅山系及中國雲南山區的高山植物、玉山圓柏、台灣冷杉、台灣雲杉、台灣鐵杉、台灣刺柏等,大會師於「年輕初生」地體的台灣,且長期保存又蛻變新演化於台灣,締造全世界最快速的新種、新變種的演化奇蹟,最主要乃拜台灣地體超級崩蝕率是亞洲平均值的44倍,北美洲的152倍,阿爾卑斯山的13.6倍,等等,相對應於古老孑遺物種或針葉樹在台灣的演化速率,亦可謂全球首屆一指!
今年217日我跟隨公視前往日本木曾地區,追溯台灣檜木及林業文化的根源,驗證了我長年的推測;而201611613日,我為公視上雪山、翠池及下翠池,解說玉山圓柏等等的生態故事,大抵就是今天演講在自然科學、生態學的內容,而我原本想要跟朋友們分享或討論的「自然情操對話」,得看時間容不容許談述一、二,這部分偏重在人文、價值觀或文化的內涵,也是台灣自然史24小時最後的23秒鐘事!
莎哇啦,台灣紅檜媽媽的容顏(2017.2.19;日本木曾)
衰退中玉山圓柏老樹(2016.11.8;雪山)。
台灣自然史24小時的大約下午16時、晚上21時與23時(隨意估算而已)前後,又發生其他3次大冰河時期,生界大統、獨的劇碼又操演了三次,一次比一次複雜。最後一次大冰河時期結束迄今,大約是最後的45分鐘,而我認為晚上2356分前後,茄苳、榕屬等熱帶雨林植物,在島鏈尚未完全被海水淹沒之前,從印尼、菲律賓等地進入台灣。
東山休息站的大榕樹全景(2012.10.13)。
而茄苳等樹種雖然成為「外籍新娘」,且早已取得台灣國籍而兒孫成群,但與東南亞、南亞的祖先還是同種,尚未成為「台獨分子」,然而其「容貌」(形態、形相)或「氣質」,事實上已經非常台灣化矣!
賀伯災變的空中勘查。
24小時(300萬年)的最後3秒鐘,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劫變,台灣大約67成的原始林生態系遭受全面開發或大改造,最後1秒鐘,台灣地體開始大反撲,且未來1秒鐘內,台灣生界很可能將遭遇不可逆料的浩劫。
1948年王雲峯作曲、李臨秋填詞的〈補破網〉問世,30年後我開始彌補台灣文化失落的環節,修補自然基因,也走上台灣主體意識救贖的事工。
走過41個年頭台灣山林自然路,從事自然生態保育也大約38年,直接參與運動30年,我從不認為我有老化或「退出江湖」,我只不過是個年歲稍多的嬰兒,因為心無年齡,自然界從來都是最佳的沉澱過濾器!
我真的好想跟同胞分享自然界中的神奇、美妙與奧祕,那是宇宙中一切有形、無形的最佳聯結。

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千里步道演講前引】

陳玉峯
有人曾經估算(歐洲)都市人,平均一生大約走了4-8萬公里路,或53百多萬步到16百多萬步,原始人我估計5-10倍以上,然而,這似乎是個無聊的問題,但不大走路的人,免不了會有很多、很大的問題。所謂「文明病或文明症候群」包括不大走路所造成的問題,因為是人就必須走動,人體的設計就是必須運動,否則各種組織、器官會提早萎縮與終結。
「千里步道」檢討、反思文明病,長年來的觀念鼓吹及具體實踐,就我個人的觀點,它的意義在於找回天賦步行權、符合自然人體功學的步行、連結土地生界的認知與情感、追溯人文歷史痕跡乃至連結洪荒生界自然史、創造心靈沉澱的內在省思或屬靈的覺醒、開發在地人體工藝技術,等等。
不管是「步道之學」或「學步之道」,都寓含著體會生命演化的軌跡。

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哲五演講前言】

陳玉峯
對我而言,哲學問題通常不是存在於哲學著作論述當中,而是在生活、生存、生計、生機、生息與生命的每個呼與吸之間;每個人每天24小時的起心動念大致從數萬到十幾萬次,每次神經元的傳導都有哲學問題,如影隨形,如電流與電磁場的共存。
小時候思考漸漸明顯以來,「我」就是無窮的困惑。現在60幾歲了,小時候的困惑,一個也沒解決,卻增加更龐多的困惑。站在究竟意義或終極性議題而言,一個人的一生是來瞭解人的有限、無知的歷程,並且,增加、擴張更多、更大的迷思與幻象,攪動宇宙更麻煩的亂度。
第一次「哲學星期五」找我去高雄演講,光看到這個單位的名稱,直覺上馬上浮現:啊!這是亞里斯多德邏輯式的思考團體,所以我去講台灣傳統的宗教哲學。演講過程中乃至結束,我從聽眾眼神中了知大家幾乎都聽不懂,但大家很熱情,也很想搞清楚我談的內容的支離破碎的片段。結束後,一位始終不死心的年輕人,緊黏在旁側且問了若干「問題」,我可以讓他很滿意我理性的答案,但我沒有,我問他:「你要真實的答案,或假相的答案?」;他說:「當然要真實的!」;我說:「好!我坦誠地告訴你,我完全不懂吔!蘇格拉底說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不知道!蘇格拉底是誠實的,他說的完全真實,我們實在一無所知啊!」,年輕朋友大概誶幹譙離開,雖然他還是一臉尊敬的樣子。
上面這樣敘述,在西方哲學史上,或佛陀時代的印度,或許相當於「不可知論」,但我知道「不可知論」從來沒有清清楚楚交代他們彼此都誤會彼此。
之所以如此難以溝通,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在於人類語言幾千年來都沒有長進,逼得亞里斯多德哲學(邏輯)在文藝復興以來,終於發展出幾乎是真理的唯物科學的數理邏輯、物化定律,並以邏輯實證論做為現今科學堅實的基礎。另一部分的原因是,我們從小到大,都被灌施不大清楚的因果律,一切事物當被要求依循為什麼、什麼,所以如何、如何,更摻雜太多的目的論。事實上,宇宙萬象除了物化定律以外,人的思想最大成分並非邏輯,或說,多是右半大腦的場域。
我今天不想談似乎不存在、不大明白,或砥觸大家常態思考慣性的東西,因為我們從小被汙染得太嚴重了,思想、感覺、理解、瞭解、悟覺、靈覺的不同場域都被市場化、模糊化了,何況,大家成長至今,很少貼切地思考,不信,我隨便舉一例:大家耳熟能詳的,我們受教育、用功讀書,而努力最大的目標似乎是「實現自我、自我實現」,但是,誰可以告訴我,什麼是「自我」?啊,不清不楚的「東西」拚命要去實踐,不是很恐怖的事嗎?其實,大部分的實踐自我、自我追尋,不過是物質、名利的代名詞罷了!

以下我以個案切入:〈人不輕狂枉少年〉。
(2016.9.29;雲科大)

2016年10月13日 星期四

【視網膜演講引言】

陳玉峯
我在成大台文系上課的兩年多以來,每學期通常會在我的授課課程舉辦兩次共同的生態旅遊及兩次外邀演講。兩次野外生態之旅的原則是一山一海;兩次演講通常是一官一民。課程設計有我數十年來的教育理念、哲思背景,在此不必多作說明。
外邀演講者通常是具有台灣歷史定位、社會某類典範或人格者,或具時代特徵,或特殊意義者。曾經邀請來演講的,例如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林義雄先生、王小棣導演、綠島姚麗吉校長、楠弘貿易蘇振輝董事長、愛智圖書楊博名董事長、陳定南教育基金會林光義先生等等。這學期我第一位邀請的,是20出頭的年輕人「視網膜」,我暫時稱他為:「後現代的神隱少男」,因為他以「超乎正常的不正常」、「不正常的正常」,反諷台灣這個國家的非國家,不是國家的國家,而形塑自己成為超穩定的結構與解構,贏得紅、澄、黃、綠、藍、靛、紫各派昏頭轉向,相碰撞成一陣閃電白光,堪稱錯亂時代的中流砥柱。
現在我們邀請視網膜演講與對話。

有厚度、有內容的人生通常不是跟年齡成正比,而且,苦難、多重文化的閱歷、勞心勞力者等等,經常是穿越時空黑洞的旅人。
2016,10,12視網膜於成大台文講堂會後與筆者合影。

video
視網膜短短幾次中國之旅,立即洞燭中國傳媒的徹底造假……

2016年5月16日 星期一

【演講快訊】談台灣的文化大革命(一)


─從小說《綠島金夢》、《阿賢仔》到傳統宗教的解構

時間:5月21日下午二時到五時
地點:台北市文山區木柵路一段331之5號

數百年迄今台灣數萬家廟宇宗派,包括所謂善書等,都在鼓吹皇權帝制、洗腦催眠迷信,直接或間接促統。台灣主體意識之所以長年渙散,顯性病徵呈現在三大斷層,也就是台灣文化未能與台灣土地、自然生態系結合;台灣的宗教及教育體系從未與台灣自然文化、土地倫理合一;台灣的統治者也未曾與台灣草根、普羅大眾連結《附錄一、文化政策?》,其中,台灣的宗教利用隱形的斗篷,表面上儘是勸善、行善,實質上卻是利用迷信「積小善行大惡」、「有良心地蓄意做錯事」,最嚴重的是,扭曲台灣傳統禪門自覺覺他的精義。我敢斷言,台灣在繼政治改革之後,若不能進行宗教及教育的大革命,假設一樣維持在自由、民主的自主政權,則恐怕得遲至民進黨全然被取代的時候(粗估30),才可能脫胎換骨,進入健康現代文明的國家。  
本講從小說《綠島金夢》到《阿賢仔》的傳奇故事,先解讀台灣人如何受制於概率等迷信,之後,探討如何以禪門及演化論合體之切入深層歷史(deep history),破除愚民化的心理療法,再楬櫫台灣傳統禪門宗教的心法。由於受制於時間有限,內容依現場調整之。

【主題大綱】:
台灣傳統宗教(隱性文化)的解析 ─〈觀音法理〉與台灣文化 
一、引言

1.〈昔時賢文〉……超越個人視野、經驗的必需!
2.為什麼「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反之亦然?
熱情、善良、純粹利他vs.空有慈悲個人德性,卻乏大智慧、大勇氣的社會正義
二、台灣文化的若干特徵或現象(傳統宗教的表象或價值觀)

三、台灣傳統宗教(指在台華人而言)解析
四、觀音法理(觀音佛祖)    
五、心靈、靈魂、個體意識、宇宙意識
附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