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具有 文章-自然生態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文章-自然生態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台三線」 ──森林界線、降雪線及雲海上線】

陳玉峯
玉山西向碎石坡下的森林界線。注意玉山圓柏矮盤灌叢中有條前往玉山南峯的顯著登山路徑(左側)。
        2017715日我在嘉義市中山路的「台灣圖書室」演講中,突然說出台灣高海拔山區最顯著,最富生態意義的三條線。
        第一條是玉山主峯西向碎石坡下,海拔約3,530公尺的森林界線,那是我調查過的,台灣唯一因碎石崩積下滑所形成的,均勻的天然森林界線。
        第二條是台灣冷杉林與台灣鐵杉林交會帶的降雪線。常態降雪總是只降到台灣冷杉,台灣鐵杉林就沒落雪。
        第三條是雲霧帶或雲海的上界線,雲海往上消失處,相當於檜木分布的上限。有趣的是,雲霧帶或雲海的上下限範圍內,大致就是嗜生長於最潮濕大氣中的檜木的生育地,因而檜木林被稱為「霧林(foggy forest)」,而我長年的植被生態調查,包括追逐氣象動態與植物分布的相關。


  
台灣冷杉林帶。

   
台灣鐵杉林帶。

檜木霧林上半段的扁柏純林。

















例如2015年底,第一波真正西伯利亞冷氣團南下抵台,1215日冷氣團進逼新竹尖石鄉的錦屏村與玉峯村的交界稜線(李棟山至東穂山連線),在稜線以西,形成雲海,更且,此一西部的雲海,在宇老部落的前後,由西向東越過稜線,向泰崗溪及玉峯溪谷下注或流瀉,形成流動的雲瀑。
        也就是說,尖石鄉東西分水嶺兩側,形成不同高度的雲海,雲海在西部遠比東部高。此山區由於地勢稍低,我在20151215日開車追蹤西部雲海的厚度,得出雲海上自竹–60公路的19K,下抵7K的那羅部落附近,所以我推論1950年代之前(未砍伐此山區的檜木時),這裏台灣紅檜的分布最低可下抵那羅,或說,此山區的紅檜存在於海拔1,500600公尺之間。

     
雲海裡面就是檜木霧林(左為阮榮助所贈,右為筆者所攝)。
而且,此山區的台灣鐵杉可下抵海拔1,500公尺,而與台灣紅檜交會。
        更有趣的是南橫公路,我沿著二百餘公里路,一步一腳印地登錄植物,並設代表性樣區調查,相隔18年,前後調查2次。我得出西部的紅檜海拔分布最高2,685公尺;東部則陡降為2,393公尺,相差292公尺,則我是否可以下達西部雲海上界比東部雲海高了292公尺?
雲霧中同一座山上半分佈的是扁柏,下半是紅檜。
南橫西段的雲海高出東部的雲海約250公尺。
南橫西段。
南橫東段。
    
南橫東西兩側雲海高度的落差。
        






















               
                雲海的「東低西高」是可以確定的,但相差多少公尺目前無能確定,因為各地、各時不一,且沒有真正測量的數據。一般個人目視的估計,隨著遠近,存有大誤差,我通常依據參考點,對照地圖等高線而下判斷。而依經驗,我演講口說,大致以150 – 200公尺的海拔落差,作為東西雲海上部界的估計。
        這三條線分別代表高山植物帶與台灣冷杉林帶的分界;台灣冷杉林帶與台灣鐵杉林帶的分界,以及台灣鐵杉林帶與檜木霧林帶的分界,不僅植被帶「涇渭分明」,氣候及氣象的目視分別顯著而自明,更且,以中部山區的海拔而言,分別是大約3,530公尺、3,000公尺及2,500公尺,大約每隔500公尺的垂直分帶,譜出近於平行區域的上下分化。
        因此,我說是「台三線」。
        更細微而較難捉摸者,例如檜木林帶下部界的海拔1,800公尺(以阿里山區為例),我推論是「霜線」,但我歷來勘調的證據不夠信心,加上地形效應之山山不同、地地互異,我的經驗不足以論述。
        以上是垂直分線。另就台灣平面地圖檢視,台灣存在一組多條大致平行的平行線,很是美妙,它們的成因很單純,但結果很複雜。成因就是板塊擠壓,隱沒帶帶動台灣地體從溪谷線、海岸線、地體構造線、山系稜線等,存有多條的平行線。
        由東向西的第一條直線,從蘇澳,經花東縱谷,到恆春半島東海岸九棚的這條「超級直線」,代表海板塊向下隱沒,向台灣本島推擠的大直線。
        第二條平行線是向上隆起的,中央山脈的主稜脊,由見晴山向南湖北山貫穿。然而,由於地層、地體、地質及風化、崩塌速率不一,這條線並不很直。
        第三大條平行線即由四季到思源埡口的蘭陽溪谷大斷層,台灣地體學者口中的「最大的一條構造線」。
        第四條平行線乃是雪山山脈的突起,由邊吉岩山、桃山,經雪山東峯,到志佳陽大山的連線。
        第五條小平行線大致由東霸尖山、布秀蘭山、素密達山、雪山主峯西稜的3,656公尺高地,到雪山西南峯連線。
        這主要的五條之外,更有繁多的小平行線,反正成因來自板塊擠壓所形成。
        我將之稱為「台五線」。
等溫線、等雨線、等日照線!
        我一生學習台灣自然生態的領會中,「台三線」及「台五線」大致是巨視可感的顯著現象。而一般地理學界嗜用的等溫線、等雨線、等高線等,畫得漂亮,但與實際生態現象很難目視相連結。雖然少數研究報告寫得「像真的一樣」,作者可能也誤以為找到一些相關,那只不過是因為欠缺生態系實質的調查,以一些抽象的資料,拼湊自圓其說的夢囈罷了!又因為真正具有野外實際驗證的人不在位置上,嘴巴、文字的合理,遂變成科技部獎勵、學報發表的「標準」。現今的一些「好研究報告」,總有一天會被發覺徹底是垃圾,或是精緻的愚蠢!
政經、社會、學界、風氣等,是一體的,總成時代文化的特徵。
        願意有耐心看到這裡的人,大概會想要知道更多。
        前述的第一條森林界線真的是很奇妙的邊界,因為:
1. 自然界的變化通常是漸進式,像森林界線如此斷然分割者委實稀有。我曾經看過近2百篇討論它的研究報告,因果關係莫衷一是。
2. 史上第一篇台灣生態帶報告者本多靜六宣稱,台灣的森林理應可以上長到海拔大約4,500公尺處,才會出現真正的,氣候條件下的森林界線,192030年代的佐佐木舜一贊同他;1970年代以後迄今,我還是肯定他。
玉山西向碎石坡下的森林界線。
3. 台灣既然在氣候條件上無法形成森林界線,為何玉山西坡出現唯一一條顯著的「楚河漢界」?我調查推論,是以碎石坡恆定下移所造成,而全國其他山區大塊碎石坡的下推,並沒有像玉山西坡之寬廣且均勻,因而也無法形成明顯的形相劃分。
合歡山區台灣冷杉與玉山箭竹草原的火燒維持線。
4. 最常見的「假性森林界線」是「火燒維持線」,例如合歡山區,由我在1970年代末葉所提出。「火燒維持線」的特徵是:森林外由玉山箭竹高地草原所覆蓋,而非玉山圓柏的矮盤灌叢。
5. 我之所以敢於提出大塊碎石下推造成台灣自然狀況下的「森林界線」,是因為我曾經挖開碎石坡上玉山圓柏的根系,目睹主根被推擠而傾斜得很誇張,從而推論坡度、碎石塊下移速率、植物根系及其成活與否等因素,決定了台灣的「地文型森林界線」能否存在。而玉山箭竹必須是土壤層較深厚才可存活,其生育地大致盡屬森林的範圍。
而降雪線的析論,我完成於1980年代,首度提出台灣冷杉及台灣鐵杉的樹形,之與降雪的相關。最有趣的,莫過於台灣冷杉老枝條的下垂又上翹,是因為每年降雪期,雪堆很重,足以把枝條下壓,長年下壓而枝條不得不下垂成定型,但每年春夏之交,新生芽端「頑固地」保持斜角(約15 – 30度)的向上翹長,於是,長期累聚下垂與上長,形塑台灣冷杉老枝幹的鐮刀形模樣。
台灣冷杉枝桿下垂再上揚。
玉山西峯所見,染雪的是台灣冷杉;完全沒雪的,是台灣鐵杉。

下雪了,雪花降在台灣冷杉之上;沒沾雪的,就是台灣鐵杉!
相對的,台灣鐵杉的樹冠宛若張開的大傘,一旦降積雪厚重,樹冠體不堪負荷,通常斷折,小樹即無法成活,大樹則裂解。
拙作《台灣植被誌》系列。
因此,在暖化與冷化的氣候變遷中,降雪因素左右了冷杉、鐵杉植被帶的上下推移。
凡此鉅細靡遺的說明都在拙作《台灣植被誌》中,但「專業書」沒人看,在此藉由演講時脫口而出的「台三線」,即興轉為較輕鬆的自然解說。
註:DPP政權2016年上任後,客委會提出沿著台–3山區縱貫公路的一些計畫,有很「資深」的立委質詢「台3線是那三條線?」一時間鬧成大笑話,網路上出現「豬腳麵線、蚵仔麵線、大腸麵線;扁桃腺、甲狀腺、攝護腺;馬甲線、人魚線、肌情線」等等臉上三條線的酸話。
南橫東段的雲霧中有紅檜林。


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雪山盟〉山林文化與景致(6) —雪山山體與翠池地形之我見】

陳玉峰
暫且放下地科的專有名詞或術語,也不管山脈水文實際繁複的細微,請容我用最簡化的平常話,解說翠池的由來。
想像一下有部超級推土機,以北(偏東)至南(偏西)的角度推擠台灣,於是,台灣島的地形形成大略平行的幾條超級直線。
第一大條,直得有些過分的,就是從蘇澳,經花東縱谷,到恆春半島東海岸九棚的直線,這條直線即這部推土機的推刀口。
由於像千層派的地層(原本都是水平,沉積出來的)被恆定地推擠(註:每年岩漿走動約8公分),相對最堅硬的部位,被擠出第二大條的直線,即中央山脈的主稜脊。此線大致由見晴山、向南湖北山貫穿。
第三大條線是相對最柔軟的斷層大凹陷,即四季到思源埡口的蘭陽溪谷大斷層,因而歷來被稱為台灣最大的一條構造線。
隔著蘭陽溪谷,與中央山脈隔溪對峙的,是雪山山脈第四條平行線突起。有趣的是,第二至第三至第四條直線大約等距,都是78公里。然而,雪山山脈這條直線並非穿過雪山主峯,而是從邊吉岩山、桃山,經雪山東峯,到志佳陽大山的連線。
     第五條平行小線即東霸尖山、布秀蘭山、素密達山、雪山主峯西稜的3,656高地,到雪山西南峯的連線。此外,還有許多平行於此五大平行線的連線。

第二至第五條地體平行線。
而橫跨在這五條大平行線之間的,大致呈現東西走向或偏斜的山稜,就成了頑抗超級推土機的橫樑。其中,翠池三叉山—雪山主峯—雪山東峯連線就是一條;隔著七家灣溪的對面,由西邊的布秀蘭山,經品田山(3,524公尺)、池有山到桃山(註:武陵四秀的3個山頭)即北方的另一條。這兩條橫稜抵擋著雪山山脈兩條平行縱稜的龐大壓力,也擠出了品田山最易觀察到的地層扭曲,而幾近從水平翻轉成垂直。
南稜的擠擋,就擠昇了台灣第二高峰的雪山主峯(3,886公尺),以及其西側的3,656公尺的高地,乃至更西方的翠池三叉山(3,565公尺)。而翠池就在3,656高地的正北偏西下方約310公尺處。
茲以雪山主峯為原點,而以南北稜及東西稜為YX軸畫出的,略歪斜的四象限,則左上及右上的第一、二象限,就是1930年代鹿野忠雄以來,斷續強調的冰斗或冰河遺跡的集中處。然而我認為大冰河時期(約8千到萬年以前)的大走冰遺跡,以台灣高山剝蝕及崩塌速率太過劇烈,儘管孑遺稀少的直接證據,個人認為沒啥意義,而認為地震、崩塌、小型堰塞湖、岩塊流動等,才是現存地形、地勢的主因,而且,如玉山圓柏、台灣冷杉等高地植物,發揮強大的錨定作用,毋寧才是現今台灣高山地形形成的主因。

因此,現今所謂冰斗地形,除了文學化的聯想之外,我實在看不出有何知識上的大意義。
以雪山主峯為原點的第一及第二象限,正是所謂冰斗最發達的區域,也是雪山溪與七家灣溪的向源侵蝕區。
§ 雪山今後最大的侵蝕部位
video

video
解說北稜角凹鞍叉路口的地層垂直地面。
我認為雪山主峯附近,今後除了山頭尋常性的裂解、崩落之外,最大的侵蝕區將發生在主峯北方約3百公尺處,雪主與北稜角(3,880公尺)之間的凹鞍。這凹鞍也是北走雪山北峯(3,703公尺)及西下翠池的叉路口。
北稜角的地層東高西低,但傾斜角很小;北稜角南側下方的凹鞍(叉路口),地層卻由水平逆轉為垂直,可見此地的擠壓力道懗人,如同品田山的高度扭曲;凹鞍南方的雪山主峯的地層傾斜角比北稜角大,可見來自南東方的推擠較猛烈。
凹鞍(叉路口)之所以成為凹鞍,正是因為原本水平的地層被擠壓成垂直地面,在外在環境壓力下,岩層裂解、崩落的速率相對加劇,因而下陷加速,逐漸凹陷。故而我認為其為雪主與北稜角之間,必為今後最大的侵蝕下陷區。
從凹鞍叉路口往翠池方向,走下約3百餘公尺路段的碎石、岩塊區,即雪山主峯至北稜角的北稜線上部岩層所掉落者,岩塊較小;之後,持續向翠池前進,則轉變為大石塊的堆積,這些大石塊是由雪山主峯向西伸出的西稜所掉落。
對角線左上半的石頭細小破裂,來自北稜角與雪主之間的凹鞍;右下半的石塊巨大,來自雪主至西稜線所崩落。
§ 翠池附近地形
video

翠池位於雪主西稜3,656公尺小山頭的北偏西下方,海拔約3,520公尺。3,656公尺山頭跟雪主或雪山北稜角一樣,略呈水平的地層存在山頭的上半段,以相當陡峭的岩層露頭存在,其上是零星所謂的「岩原植物」(高山植物);其下則是由上方露頭風化掉落的岩塊堆積地形。岩塊崩落若太頻繁且高度流動,則寸草不生;若稍可長時穩定,則玉山杜鵑、玉山圓柏、玉山小檗等矮灌叢,加上一些高山植物可入據;愈是長期穩定,則這些矮灌叢愈趨密閉,植被與立地條件不妨看成互為因果;若更加長期穩定,則可發展出玉山圓柏的小或大喬林木。
站在翠池畔上望,看不見3,656公尺高地的山頭,只看見3,656高地向西北方向凸出的崩積一角,那一角正好與翠池走向,呈南北一直線。
翠池內的岩塊、岩片就是從崩積角掉落的。
想像一下,很久以前有次大地震,3,656高地及其西北角將大量的岩塊傾掉下來,在翠池所在地區形成堰塞湖,且在後來,長年的淤積,加上某次大豪雨,沿著現今翠池往北流竄往下一條小溪溝,堰塞湖的積水也大多洩光,形成現今模樣。
我推測現今翠池模樣至少存在2千年以上。這是由植物的推估,但前述大地震、大崩落形成堰塞湖的年代更古老,至少應在34千年之前。
今之翠池位於古老堰塞湖最凹陷的一側,而整個翠池區,含翠池山屋等,我認為有可能在未來的大地震中潰決!畢竟這是大安溪上游雪山溪最上緣的向源侵蝕大虎口。

§ 下翠池
下翠池位於雪山主峯西稜端的翠池三叉山(3,532公尺)正北下方,如同3,656公尺高地之於翠池,而下翠池的地形更為老化,只在夏雨季可積水,但下翠池的北向山坡孕育了我所知道的,全國樹高最高的23千年或以上的玉山圓柏大喬木純林,真的是神靈聖殿。
其實從翠池往下翠池西走的山區,盡是遠古巨靈的聖殿。
雪山溪在雪主與翠池三叉山之間,由北向南仰攻挖掘的茶杯或虎口地形,張顯翠池與下翠池乃是崩積堰塞湖的地形特色,硬是要將它們說成冰河遺跡,或許只是1930年代的「時尚」罷了?!
下翠池高聳的玉山圓柏喬木。
§ 翠池區景致
最膾炙人口的翠池景觀乃「石頭水池」,加上恐龍時代的活化石玉山圓柏喬木林,而下翠池的玉山圓柏林以樹高奪冠,最高樹甚至將近30公尺,打破過往植被生態調查的平均說辭:「樹高可達12公尺」!至於樹齡,老樹應可達3千年,但極端老木,我估計可超過4千年。
自從1981年我親炙玉山圓柏以來,前20餘年我儘以所謂的自然科學、生態學在探索它們,也就是理解與瞭解;近十餘年來,稍可從悟覺及靈覺去連結它。我寫過不少它們的所謂研究報告、文學解說,但如今情濃口啞,儘是說不得的神奇。在此,只談景致。
1.      人為痕跡
翠池有管理單位設置的,太陽能山屋,以及豪華卻臭氣熏天的廁所。
翠池有全國海拔最高的小土地公祠,據說緣於山友瀕難,奇蹟似的,出現「長者」指引,逢凶化吉,故而還願立祠。
翠池畔一株玉山圓柏的樹幹上,釘有一個鋼牌十字架及「邢天正」人名。
         邢天正先生,中國人,國府據台後,19601970年代台灣登山界所謂四大天王之一,其釘牌留名的舉止於今看來固不足取,以其年代而言,我不忍苛責;另一天王即林文安先生,他們遴選台灣一百座3千公尺以上具有特色的山頭,訂出「百岳」,而後於1972125日,在羊頭山上創立「百岳俱樂部」而流行迄今。有點令人納悶的是,事隔44年,為什麼台灣山林界沒有更深層的山林文化誕生?!
翠池山屋。

全國最高的土地公小祠。

1960、1970年代登山界四大天王之一遺留下來的十字架及名牌。

2.      黃金北稜角
近年來由於雪山成為「觀光級」登山步道,既安全又舒適,路徑也不遠,可謂老少咸宜,故而人潮洶湧,連帶的,翠池山屋後方的一條斷崖稜線上,也形成黃昏賞景的熱門地帶,也就是拍攝或觀賞金黃色夕照,投射在北稜角及雪主的山體之上。遺憾的是,一些人竟然將罐頭、垃圾袋棄置該地,希望這些「無良客」自行撿回去!
黃金北稜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