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明治神宮前的大鳥居】

陳玉峯
36千多天之前,阿里山區眠月線鐵路的伐木場上,數十名工人、工程師絞盡腦汁、用盡辦法,包括修改鐵道、隧道的乾坤大挪移等等,花了幾個月的時程,好不容易才將兩根通直壯碩的巨檜,運到了嘉義北門站。
這兩株巨檜從種子落地生根,吐納於阿里山區的日子,合計超過了一百多萬天。它們的軀幹,經過無數人蟻,小心翼翼的搬運,轉搭縱貫鐵路,北上到了基隆碼頭,再由軍方接手,藉由軍艦拖曳,浮游於太平洋,遠渡東瀛。
到了日本東京,輾轉運到了明治神宮製作,且經歷儀式加冕,1920年終於矗立八面威風,成為全球最大的鳥居。而經歷40年餘後,1966年一次落雷擊中北側大木柱,為維持「明神」的完美無瑕,眠月巨木柱經修葺後,移往埼玉縣大宮的冰川神社,延續挺立雄姿,神宮當局則派員再度尋覓「世界第一」的大鳥居原木。他們再度來到了台灣丹大山,相中11株通直的扁柏,以當時價格的多倍,向台灣民間業者振昌興業公司洽購,且在祭拜儀式之後伐採。(特別附註:1.神宮大鳥居新舊替換後,舊木柱才移往冰川神社;2.日期殆配合皇室的良辰吉日;3.相關資料詳見日本明神官網。)
為運出這11根長度16-24公尺的巨幹,由台灣人吳順治先生設計母子卡車,先於1971417日,從山上試運16×2公尺的長材抵達五里亭(合流坪)貯木場成功後,再將這批神木分別運下山,且送往明神。
丹大山的原木運抵明神之後,再三挑選、析作之後,於19751223日落成,完全仿照第一代眠月巨木形制重建,旨在標榜全國第一的雄風。
有意思的是,明治神宮當局在二代鳥居落成日的9年後的隔天,派員到原木原鄉的丹林大道海天寺前,種下十餘株扁柏苗木,實際作業的人是振昌公司,且立下一根長條四方柱,上書:「奉嚴修報恩謝德植樹法要記念」,日期銘記為19841224日。
而我在19871214日,於海天寺前拍下該木柱與植栽。
1987-1989年間我調查丹大林道與七彩湖植群生態,相關林業史等也作口訪,當時正逢丹大林道伐木作業的尾聲,我們也採訪到丹大伐木業務的鄒登來處長,承蒙他提供運送明治神宮二代鳥居原木作業的歷史照片。
199489日,我在明治神宮前,凝視來自我台灣原鄉的大鳥居。812日,我登上日本聖山的富士山頂,登頂日陰雨斷續。上躋火山口時,我向富士山神禱告:我來自南國台灣,一探貴我兩國自然史血脈,但願山神賜予短暫分秒,讓我拍攝火山口榮顏。不出一分鐘內,雲霧局部消散,陽光投射山頂,我按下多次快門,也默唸謝辭。
我在明治神宮大鳥居上,看見來自台灣龐多國人的塗鴉,書寫上姓名、家鄉、留念之類的「廁所文學」,密密麻麻及至人手不及的高度。日本人或神宮當局並沒有將之清除。我仔細檢視系列塗鴉,沒有隻字片語提及台灣珍貴木出走的感嘆!
2008年以降,馬政權極力引匪入室,阿里山湧進大量中國客,森林解說被極度扭曲,盡將台灣檜木林或原始林的淪亡,一股腦兒栽贓給日本人,罔顧史實真相,加上中國人的仇日情結,台灣人輕易地被洗腦,因為七十餘年來的體制教育,從不肯加進台灣土地、生界以及自然文化的原音。
20172月赴日的前一天,公共電視執事捎來要我在明治大鳥居前解說之一:「日本人到台灣砍檜木製成大鳥居,台灣人再到日本瞻仰台灣扁柏巨木的心情糾結觀點與現場感觸」,我嗅聞得出提問撰稿人依據我先前的撰稿,產生如是的提問,卻在無意識之下,流露些微「成見」。而無論我如何回答,典範、價值淪喪到無以復加的台灣社會氛圍之下,必然再度被扭曲,卻是我一生從不以為忤的不是問題。真正的難題是內在聯結的靈悟,找不到可資承載的字詞、言語!
人類在分別意識、人我劃分成形以降,二元對立、主客分離,於是斷絕了銜接靈肉的天橋,這正是基督宗教的伊甸園之所以瓦解,且觀音極度抽象幽微的原意,只能淪為聞聲救苦的「偽善」,而地藏王也只好永遠沉淪而成不了佛!然而,人類始終「不死心」,所以,潘多拉的神盒最後跑出來的,名喚「希望」;觀音救人救到力竭,在無力感正要萌生的瞬間,蛻變成千手千眼,唉!誰叫人類始終跟自己的陰影作戰,因而唐吉軻德攻打風車也可以成為「美談」!
面對明神鳥居,「我有」七葷八素、五味雜陳感嗎?很抱歉,我無感,連有感、無感也沒有。龍樹的「八不」一樣是「妄語」。
就這麼說好了:
250億天以前,現今全球6種檜木的共同祖宗住在北美洲與亞洲尚未分離的古陸塊。後來北美洲與亞洲陸塊裂離,檜族之神分家,昆仲分別住往太平洋東西兩岸,因為檜神嗜水霧,只能狹限於陸海交界的雲霧帶。200多億個日子以來,沒有仙人知道它們如何旅遊,總之,有了日本島鏈之後,檜神西支就住在日本。
大約5億多天之前的前後,由於氣候酷寒,大量海水被抽往極圈結冰,且海水凍縮,體積大減,海平面下降超過100-120多公尺,日本、琉球到台灣的島弧陸連,寒溫帶物種攜家帶眷投奔南國,從日本來到了台灣,從此伴隨著台灣地體與氣候變遷,展開了認同之旅。於是,日本扁柏變成半個台灣人叫台灣扁柏,骨子裏、氣質上至少存有半個日本人的特徵;另一半族群完全特化為台灣人,是即全球唯一的台灣紅檜。打個比喻,鄭成功就是台灣扁柏;現今的道地台灣人或死硬派的台獨份子就是台灣紅檜。
44千多天前,日本人開始統治台灣;43千多天前,日本人發現台灣檜木,且自191212月底,運出第一批台灣檜木。他們砍伐檜木的人員、技術、文化,成套由日本引進。
大約36千天前,阿里山眠月神木兩根,運到了明治神宮,隨後被打造成為日本或全球最大的鳥居。
不到15千天之前,第二代明神鳥居由台灣丹大山運來竣工,也就是如今拔地的聳立者。
人的一生差不多有2-3萬天可以感受檜木的滄桑。

是的,我會感受13根台灣巨檜流落東瀛,但不知台檜是否算是返鄉祭祖?我更關切全台灣曾經存活2千多萬株巨靈被誰人「盜伐」,如今屍骨在何方?
半個日本人、半個台灣人的台灣扁柏參天巨木。
台灣扁柏的毬果平均而言小於日本扁柏。
阿里山沼平至萬歲山最壯觀的台灣扁柏純林。
曾經的阿里山第一神木。
1971417日,母子車試運一根16×2公尺的台灣扁柏成功地運達五里亭。
丹大山巨檜出運日本。右為母子車設計、承造人吳順治先生;左為照片提供人鄒登來處長。
199489日,筆者檢視明神大鳥居(陳月霞攝)。
明神大鳥居的解說牌載明1975年(昭和501223日竣工(1994.8.9)。
 
19841224日,明治神宮人員返抵丹大山區海天寺前,種上十餘株檜苗,「報恩謝德」台灣土地生界(1987.12.1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