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0日 星期六

彰化火車站前反核宣說~全球生界、時空正義



陳玉峯

因為我今天可以站在這裏,自由談論公義的話,我要特別感恩台灣過往民主前輩的犧牲、奮鬥!

感恩台灣、彰化這片天地、眾神!

現場鄉親、朋友,大家好!

我也要向後代子孫告白,不管反核、廢核運動的結局如何,此時、此地、眾人一定會繼續奮鬥下去!

200911月,西班牙國際法庭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名,起訴江澤民薄熙來等五名匪幹,因為他們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

20131119日,西班牙國家法院同樣援引「普遍管轄權」,對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李鵬等五人,發出逮捕令,因為這五人在19801990年代,涉嫌對西藏人犯下「違反人道、滅絕種族、虐待,以及恐怖主義」等罪行。江等五人,若前往西班牙或其他承認這道通緝令的國家,將可能遭到逮捕或審判。

所謂「普遍管轄權」或「普遍管轄原則(Principle of Universal Jurisdiction)」,乃國際法的原則之一,舉凡危害全人類、國際犯罪如戰爭罪、侵略罪、非法使用禁用武器罪、種族隔離罪、絕滅族群罪、販賣奴隸、兒童、婦女罪、酷刑罪、非法醫學試驗罪、海盜罪、破壞和平罪,等等,不論被控告犯罪人的國籍、居住國與起訴國的關係如何,不管罪行在何國領土所犯,起訴國及承認此原則的國家,皆可對涉嫌人行使刑事管轄權。

顯然地,這是奠基於普世人道、正義原則,為防範不同國家或國際犯罪的漏洞,所設下的國際法,基本上,係針對空間區隔作彌補。而1993年比利時頒布了《萬國管轄權法》,2002年「國際刑事法院」創立,在在有助於解決犯罪的空間漏洞。

我選擇在彰化,提出普世人道、正義經緯度之外的另一面向,也就是世代正義及生態中心理念,必將是超越現行所有法律、慣例以外的,人類必須在21世紀推展的新規範。簡單的說,21世紀人類的任何行為,必須照顧後代子孫,且延展地球上既存的生物及其棲地環境。因為,彰化人正是日治時代台中州之所以被尊稱為文化城的主因,彰化人本來就是民主的先聲,最值得分享先進的概念!

此中,核電、核廢是立即性、隨時性的國家恐怖主義,並危及世世代代,傷殘任何生命,使之畸變、死亡。當它們尚未爆發出顯著的大傷害之前,可能依緩慢、無形的滲透、穿越,毒害有機生命,並帶給人們分分秒秒的壓力或緊張,因此,必須向全球串連仁人志士,早日擬訂完備的世代正義法規或準則,也必須成立國際生態法庭,對抗邪魔科技及資本主義惡霸。

我們可以收集、研擬系列資料,先向全球任何可以著力的單位、組織,控告馬英九、台電董事長、原能會主委、行政院長、立法院長及司法院長,罪名是:謀殺台灣人及世代子孫(目前屬於未遂犯),預謀性亡種滅族,威脅、恐嚇、詐騙、欺凌全民及世代的身心虐待,瀆職或殆忽職守,威脅台灣島及境外生界等,這些罪名與台灣地體變動、生命密度相關,同時,在更積極面向,我們該依據數十年來,台電與奇異公司等境外製造核電廠商簽約的文件,控告這些生產邪魔弁利的單位,並謀求制訂「任何生產者必須為其產品或其導致的結果,向各國及地球生界負責」的規範原則及國際法條。

也就是說,全球普遍管轄原則必須擴展範圍,包括時、空、生界、地球生態系的正義,否則,全球沒有未來。

鄉親朋友們,我不是打高空、痴人說夢話。如果沒有一些人獨立於國家機器之外;如果沒有一些人遠離潮流、主流,提出一些前瞻遠見,並為之奮鬥,那麼這個社會或文明,就已經成為歷史或行將就木!文化的演化與生命的演化如出一轍,生物學上所謂一個「好種」(特徵固定,幾乎沒有大變異),就是進入該種最壞命運的階段了;一個將來的典範或新主流,在現今當然只是異端。我寧可現在被訕笑,也不願後世沒生機。

1993年台灣曾有法輪功成員,控告江澤民等三位中國高層,觸犯「殘害人群治罪條例」,法院如何裁決可想可知,只落個「管轄錯誤」,一點也不意外,因為KMT統治下,一向就是「事看誰辦;法看誰犯」且進展到2010年代,白海豚、日本福島輻射碰到台灣都會自動轉彎。依個人經驗,台灣的人權水準,2010年代遠比1990年代還落後。

然而,所有的暴君、暴政,都比不上創造出冷漠的人民更夭壽的事!但願彰化人可以秉持優良的民主、自覺傳統,將先進大愛傳播,為第一步廢核四而全力付出!感恩!



2013年11月28日 星期四

《山災地變人造孽:21世紀台灣主流的土石亂流》~新版序

陳玉峯


  2012年6月的「霉雨」成災,以及所謂的「怪」颱泰利,又在台灣掀起老掉牙的泡沫爛劇,劇情千篇一律,一切非常「正常」。
  氣候劇變早已是個事實,全球及台灣在1990年是個分水大嶺,自此走上大無常,隨時隨地都會有「破記錄」的演出,包括人心的躁動與暴戾。
  如今,災後的反省、檢討不僅「了無新意」,較之30年來的各種聲浪,其水準,有心讀者可逕自評比,而且,最最根源的「人禍」部分,也就是原始森林被摧毀的議題,已經為世人所遺忘,遑論正本清源。
  山林是台灣生態環境病變的自體免疫系統,是台灣的天然防護罩。20世紀的伐木、農業及觀光上山,摧毀了6成以上的原始森林,且其惡果延展到平地大約40~50年之後,這是台灣自然生態體系的時差現象(time lag);夥同地震等地體變動、氣象因子極端化或局部參差不齊化,山體潰決或其部分叫做土石流的自然現象,筆者估計2、3百年跑不掉(註:以山的坡度及安息角估算貯存土方體積,集水區系面積、各大水庫的淤積量或平均倒出量,所作計算的預測值),尤有甚者,以現今台灣土地利用的無遠弗屆,政策及政治選票的操控,筆者等在2002年出版的《21世紀台灣主流的土石亂流》,以及2、30年的聲討內容,委實太過保守,現實必將嚴重多多。
  1980~1990年代,筆者眼睜睜看著自己預測的災難一再發生,卻始終無能為力扭轉乾坤,只能悲慘、哀痛地面對一次次的鞭笞。21世紀以降,每逢山林潰決或風水災變,只能是「習得性的無助感」。(註:西方科學殘忍的試驗:電擊狗兒。一開始小電壓,次第增強。狗隻由小叫到歇斯底里,超過一定臨界電壓之後,再大的電擊,狗兒已無反映,純然放棄!)
  因為30多年的口誅筆伐、運動抗爭、哀求祈神,始終無法改變政策「蓄意的無知」,以及開發派唯利是趨的從中牟利與使壞,更且,最是邪惡的是學界或所謂專家,只為區區微薄小惠,始終不肯面對良知與台灣生界的事實,一再為伐盡原始林、造林、工程等等背書,更且,自然生態系的本質、內涵,無人願意真正去認知。
  簡單地說,國人價值系統中沒有原始天然林,更不必說它的內涵、功能、意義。政策、經費、技術、施業等等,始終排除原始或天然林。而放生即放死,造林即造孽的意思,有權力的人迄今故意無知。舉國做再多,絕大部分的努力都不與土地山林接觸與搭配,甚至只是在傷口灑鹽巴、灌毒藥。更恐怖地,21世紀的大氣環境因子甚至於原始天然林也漸次走向無能為力,我們徹徹底底拋棄這片土地250萬年來老天最鉅大的恩典。1950年迄今的人是「背德者」!但絕大部分的人毫不知情。
  過往的災變尚會檢討天災或人禍,如今,明明是人禍,卻可推給地球暖化,即令誰人都知暖化是人禍。數十年數十百件劫難的「反省」,熱度不超過一個月,如今時程更短,但反省結果,千篇一律產、官、學、工程合力賺大錢、花大錢,而山林土地愈加殘破、每況愈下,而「生態」名詞滿天震響,內容卻荒腔走板、反生態或只人心的「變態」!
  因為災變,李前總統治下搞出個反生態、砍大樹種小苗的「全民造林」;陳前總統時代,我們花了7年以上時程,總算在游錫□行政院長任內,終止此一掛羊頭賣狗肉的惡政。不料馬總統一上台,立即死灰復燃、借屍還魂還加碼上演。加上為種香菇盜伐天然殼斗科林木、山老鼠族群旺盛,夥同從來沒有停止擴大的農業上山,向天搶地的山地開發未曾一日稍減。
  試看百餘年來台灣茶葉的發展即可瞭解。先是丘陵、淺山,而後鹿谷、杉林溪,再則阿里山公路、玉山,近年則梨山、大禹嶺。這些地名只是代表性,實質上代表百年間,台灣茶作從低地直逼3,000公尺海拔,入侵降雪地區也佈滿茶園。1991~1993年筆者估算高山茶每淨賺1塊錢,台灣社會得付出社會成本37~44塊錢,且預測大災難即將來臨,1996賀伯災變證明筆者計算錯誤,少算1~2個零!而當年抗爭、運動,朝野各院檢討的結果,幾盡所有違規、違法案例就地合法,還因陸客湧進而阿里山茶蜚聲國際。前此,筆者預估阿里山將消失於21世紀的前半葉,無論是飯包服山蝕解而鐵公路徹底截斷,或阿里山區本身崩解。
  試看半個世紀來3條橫貫公路以及新中橫的命運或境遇。南橫一年通幾天?中橫西半段還要搶通?新中橫何時可通車?如今橫向快速道路表面上四通八達,不出20年,必將災變環生,苦難層出不窮。而西部賽勝微血管的縱橫交通網,台灣真的需要這些尾大不掉的「路障」嗎?
  「無限成長」、「經濟掛帥」(假經濟)、「欠缺主體、靈魂」、「唯物、唯用主義」、「奴才思想」、「虛偽的買空賣空」……都是這個政權污染台灣的惡質文化,而台灣之所以尚得維持基本穩定,端賴「無功用行」的草根、普羅。
  政權、國號隨時可替換,人民的素質與水準才是永遠的希望。草根撐起台灣的苦難,外來政權卻無時不刻不在終結、凌遲它!多年來筆者不斷呼籲各行業界、各黨各派,應予統合凝聚共識,不管誰人當總統,無論任何黨執政,台灣早該訂出永世國土實質的整合計畫,分階段持續真正執行。也就是說,訂出跨時代、超黨派的最大公約數,用以處理國土、環境、生態議題。台灣要終止環境、生界的惡化,一貫、長遠的亡羊補牢、救贖計畫,至少也需要半個世紀以上才能湊膚功。目前,所有治山防洪、國土計畫、災難整治的工作計畫,筆者完全不看好,但有部分不得不做,而大部分的工程卻是在儲備、建設更龐大的未來災難。
  筆者不是唱衰台灣,也不純然是「習得性無助感」的那條狗。長年來筆者只能一步一腳印地永不退轉!無論多大挫折與椎心之痛,只能不斷地戰鬥。如果筆者有前世,必也是森林中的修行人;如果筆者有來生,希望是最最惡劣土石流地區的一株大樹。在被磨碎,在粉身碎骨之前,筆者還是吶喊,還是要伸出每條根系。早就發願:過去戰鬥、現在戰鬥、將來戰鬥、死後戰鬥!
  5年來筆者拋下教職、社會人際等等,專心從印度佛教史、大乘流變,以迄台灣宗教哲思的探索,嘗試彌補在天、地、人、生界(物)各面向,整合全方位思惟的流暢,打通自己對台灣文化、現象的銜接、連通的一貫道理,如今略識此間內在幽微。
  台灣人在全球人種族群中的最大特徵或素養,在於禪宗「無功用行」的赤真情操,而在歷來外來統治政權當中,以明鄭及日治時代將之發揮得相對透徹,可惜主體性在日治時代,因軍國主義而未能伸展,加上全民民智的進展有其大時代背景的囿限。接著,「回歸祖國」的時代,統治強權否定台人(很大原因係仇日心態的魚池之災)全面人權、主體尊嚴等等基本公義,在教育、思想灌輸面向,走上犧牲台灣,以成就台灣境外的政治目的,不願面對、善待台灣土地、文化及生界,導致迄今台灣生界、環境的內涵與認知程度依然低落,以致於台灣人文化的善根,始終無法銜接土地、生界或生態的實質內涵,聽任既得利益階層予取予求,而普羅民間無能從根源反制。
  經由1980年代以降的各種弱勢運動之逆向教育政府,以及教化民眾;其成效微不足道,不幸的是,全面教化、正規教育體制的內容,仍然以終結自然生態系、將之改造成人力維持的生態系為目標。數十年來,筆者一直試圖為不曾言語的生界發聲,除了演講、上課不斷宣說之外,更著重在社會人才的培育,是以自1998~2004年間進行「環境佈道師」的營隊,以人格及情操的激發為首要。2012年起,筆者重啟社教,且著重知識、經驗移轉的確切落實,故而在土地及生態環境的知識面向,必須再度明楬。
  而《21世紀台灣主流的土石亂流》一書的第一部分,乃為全民教育而寫,以一張張圖片配合文字說明,相當於通俗性演講的方式,說明土石流的生物性原理,也就是除了無機環境因子原理或機制之外,外政及台灣人自毀原始林天然防護罩才是根本主因,另以災變現場舉例詮釋,並介紹如何復育天然林(讓自然自我療傷),或在不得已的狀況下如何進行生態綠化,最後,抨擊政府的傷天害理。圖文輯之後,附輯為2001年災變的感慨暨現地調查資料,也抨擊浪費民脂民膏的災後工程,大抵皆是由生態原理出發的論述,迄今台灣依然沒能改善的問題。
  因此,新版保留這部分,並在2012年7月底展開的《山林書院營隊》中,再度強調,然而,2002年迄今的10年來,儘管政壇紛擾、豬羊變色,我們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在肯傾聽土地聲音的林盛豐政務委員的幫助下,終止了「善意做壞事、良心做錯事」的「全民造林」政策(如前述),但農委會及宿存利益團體卻有辦法在馬政權一上台,立即換個名詞加碼再度摧殘天然林,奈何?!新世紀舊邪魔唯私利、小利是趨?究其實,我們的人民迄今不識居家土地、自然的內涵才是關鍵。而2002年以降,山林土地運動漸次由李根政先生所領導的「地球公民基金會」接手,故而這10年來的變遷,委請李老師將他暨其團體努力的部分成果或台灣記錄,在此輯為第二部分。
  筆者誠心寄望,今後20~30年,台灣人得以全面扭轉唯人主義的狂妄,以一、二世代,厚植台灣生界足夠的訊息與知識,善養自然情操,且不斷逆向教育、改造政府。這冊新版書至少還得宣講2、30年!(註:日前在電視上看見學者專家在解釋台灣地體、地震的原理,恰與30年來筆者在演講的部分內容一模一樣,但聽眾看似一臉無知,唉!2、30年能否扭轉乾坤,恐怕還得教育機關、教師們全面換腦袋吧?!)
  所以,還是得出版,還是得宣說,還是要從深入普羅民智下手。絕非老調重彈,而是此曲此譜尚未形成人民心聲。
  下一階段筆者將以應現(應物現形)觀音法理,進行草根的保育教育。本新版書可提供部分原理與知識基礎。凡此世紀價值大轉變,是全民共業與挑戰,有賴更多有心人,拉開價值格局與突破我執,是以前引部分,加上一篇「時空與超越」,此外,筆者交代長年研究、調查等背景的過程,如「山林小徑回顧-淺談田野及社會現象調查」短文,作為山林行的附註。
  土石橫流即觀音應現說法,道盡20世紀的業障。今後,台灣人只能在學習與災難共存的過程中,一一懺悔與革新(心),並讓山林土地有機會自我復建。

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

廢核的路,需要您的支持與守護!


廢四核,清核廢,刻不容緩!

台灣絕對經不起一次核災
台灣97%的人不知道高階核廢料儲放在哪裡
台電每年焚燒低階核廢料
台灣立即廢核也絕對不缺電
電價上漲是因為獨佔、劫貧濟富
台灣的替代能源政策不是有無的問題,而是為與不為的問題
廢核就是大慈悲、廢核就是大奉獻、廢核就是大智慧

陳玉峯教授廢核專書《民國廢核元年》義賣,每册三百元,敬邀共襄盛舉,歡迎大批認購丶廣為流傳,一起來宣揚「廢四核,清核廢」的志業,讓台灣早日脫離核災的威脅。


《民國廢核元年─廢四核、清核廢,全國接力行腳()線上訂購


2013年11月20日 星期三

環保、神明與政治~寫在2013.11.19麥寮拱範宮前演講前



陳玉峯

國家最高的法律不是憲法,而是普世人民的幸福、安全、公義以及世代正義。

政治的目的,在於不斷地提出更合情、合理、符合正義與公義的種種辦法,確保人民及世代的幸福與安全,包括修改、制訂種種的法律及政策,必要時得變更國家!

環保及保育是一種先進的政治,旨在開創當今社會尚未普遍或尚未存在的道德、美善及公義。環保及保育運動當然是政治運動,它從人道主義、人本中心推廣到生態、生界或整個地球生態系的範圍,它以更深遠的時空及萬物角度,庇蔭地球,它是出自整體論的遠見或前瞻。

神明或宗教信仰是集體人心的理想與願景,祂們安頓身、心、靈的健康,照顧生前、死後的一切,雖然在人類文化、文明的進展中,它們的變遷最緩慢,但一樣與時俱進,時而更走在時代先端。它們不斷楬櫫文明的弊端,更提出末日建言,還有更先進的行為,自1980年代以降,台灣的環保神明已然崛起。

然而,人類文明史以來,政治與宗教相互操控、利用或鬥爭,而無論中國或台灣華人四百年史,從來都是政治優勢凌駕或操控宗教,偏偏宗教一向都是睜眼說瞎話,不斷強調「不涉政治」,如今,台灣的環保神明已經跨出新境界,例如後勁,在地五間廟宇聯合起來反五輕,締造了政治的新局面。

我選擇在麥寮這個狀似邊陲、最少政治菁英關注的地區,談出目前冷門卻很深邃的議題,因為自從六輕進駐之後,麥寮就是最具政治敏感性的地區。

我期待、預估麥寮地區的宗教信仰或神明,也將開創在地及台灣的新希望。

幾年來,我的學生、朋友們不斷間接地提醒我,台灣三十多年來的環境運動,已經蓄積足夠的動能,應該結合種種弱勢運動及本土意識,籌組新的政黨,有效且直接地挹注社會,並楬櫫21世紀台灣國家的願景。

也就是說,我認為環保、神明與政治早就該結合,跨出新的社會革命。

至於目前台灣政治或政策,多如牛毛的問題與議題,不消我說,早已是人人得而誅之!在此,我只談一個議題,就是核電、核四及核廢,它正是40餘年來,台灣國家的恐怖主義,它是最鉅大的詐騙集團,它隨時可以終結十幾代台灣人的幸福與安全,它會消滅各種神明及世世代代的未來。

請談反核!


北港媽祖廟前談反核


陳玉峯(2013.11.19)

感恩北港我的故鄉這片天地、眾神、媽祖婆!
感謝鄉親、朋友!

如果沒有北港媽祖,就沒有陳玉峯數十年來,在社會追求生態正義、環境公道的行為與打拚。直到接近60歲,我才領悟到,媽祖信仰對我人格、靈性無形的影響,以及我之所以反核到底,為什麼?我們先從下列若干的現象反思,即可獲知端倪。

1. 屏東慈鳳宮的阿猴媽祖強調,1661年有一和尚,奉請媽祖香火前來開基;麥寮拱範宮緣起於「純真禪師」,1685年他迎請六媽來開山;北港媽祖號稱是1694年,臨濟宗第34代禪師樹璧和尚來開創,等等,為什麼道教的媽祖廟,非得要禪宗的和尚來創廟?甚或幾百年後一樣由和尚當住持?

2. 林默小姐成神以後,為什麼叫做「媽祖」?

3. 稍具規模,或有前後殿的傳統媽祖廟,為何後殿一定是觀音佛祖?而且,通常前殿香爐後,擺設的是太子爺(三太子),由後至前:「觀音佛祖─媽祖(或任何神明)─三太子」如此「三明治擺設法」的意義是何?

大部分傳統台灣的家庭,客廳神桌上的擺設,基本上就是簡化型的廟宇,你瞭解嗎?為什麼?

4. 媽祖為何必須降伏千里眼與順風耳當助手?千里眼與順風耳象徵什麼?

5. 北港媽祖廟最重大的特徵之一,在於千里眼與順風耳的顏色,為什麼?你知道媽祖分為反清與順清的兩大陣營嗎?

6. 媽祖到何時變成天上聖母?禪宗法脈為何可以和天主教融合?

還有許多議題等,必須由禪宗對《法華經》及《楞嚴經》的解釋,以及歷史的變遷作深度理解之後,始得釐清。而最直接、簡約的回答:媽祖徹底是穿上道袍、戴道冠的觀音。西元1119年、1121年,宋徽宗兩度下詔,改佛為道,馬祖道一禪師(-778)的居士門傳承下來的閩南弟子們,為了不讓馬祖道一的法燈、法脈中斷,創造出林默娘神話,以觀音法理的本體與應現手法,結合佛經、道教形式、民俗及民間傳說等等,於1122年重新取得朝廷的許可執照,隱藏式地流傳下來。

由於神佛無形、應物現形,禪宗信徒依據本體與應現的原理,後殿奉祀觀音佛祖代表本體觀音,前殿應現(觀音)為媽祖,或可以是任何神明(例如城隍、關公),而以千里眼象徵「觀」、順風耳代表「聽世音」,提醒後世人,媽祖就是觀世音,就是馬祖道一的法脈,同時,馬祖道一也已轉化為女性化的媽祖。而爐前三太子,代表這套信仰的方法論或禪修的宏旨,藉由神話哪吒三太子之割肉還母、刻骨還父,象徵人要禪除掉五感六識、意識、潛意識,進臻阿賴耶識本尊,或觀進靈音或佛禪境界。

而禪宗最強調主體性與純真,在歷史上更是高楬民族大義,歷來最勇於挺身對抗外來強權,例如南宋主和派的秦檜信奉天台宗,主戰派或支持岳飛的絕大多數是禪宗;反元、反清的,皆以閩南媽祖禪最是激烈。不幸的是,鄭成功抗清的時代,投降清廷的閩南人,了知媽祖信徒的反清意識,於是,奏請朝廷收編媽祖,奉為國祭、官祭,導致閩南人在民族大義、倫理精神、忠奸二分的徹底破產,施琅取得台灣之後,更廣設媽祖廟,用來監控民情,打壓並消滅反清意識、勢力及革命。雖然滿清成功地收編媽祖(信徒),另一角度看,也相當於向媽祖投降,同時,媽祖信仰也分裂成兩大陣營,一派順清,一派反清。依我看來,北港媽祖徹底最是反清,北港媽祖廟還保存明朝慣例,千里眼是紅色、順風耳是綠色的特徵,而施琅所設置的台南大天后宮,偷偷地將顏色對調,此之謂豬羊變色。後來,不知情的後人,模仿清廷官僚設置的媽祖廟,千里眼通通變成綠色、順風耳變更為紅色。

在做人做事、立身處世面向,媽祖信徒的理想人格當然就是以媽祖為依歸,期待自己可以修成有若媽祖的大慈悲、大智慧,更深沉的是,它是以隱性文化的方式,感染人群,表面上類似不立文字,只以身體力行,實踐無善之善、無德之德的「無功用行」或「無所求行」,也就是左手做的不讓右手知道,左手也忘記,形塑台灣人好到莫名其妙的行徑,也可以說是有若日本人敘述的「百猴效應」,一種可以跨越時空的無形之善。台灣人如陳樹菊者到處都是,陳只是倒霉被報導出來的!

在通俗可理解方面,媽祖信徒即以《維摩詰經》的「菩薩成就八大法」為圭臬,特別顯著的信條即前三法:「饒益眾生不望報;代一切眾生受諸煩惱;所作功德盡以施之」的水牯牛精神。

在內在修為或心理療法的精義,以及觀音法理或「應現」的奧妙,其原理或根據,在《法華經》說成:「若有國土眾生,應以佛身得度者,觀世音菩薩即現佛身而為說法」;在《楞嚴經》則說:「若有藥叉,樂度本倫,我於彼前,現藥叉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然而,絕大部分現代人看不懂這道理。以現今白話,或可解析如下(舉例)

我認為或感受某個朋友對我不忠或背叛,那是因為我的意識中,存有對人不忠、背叛的經驗、記憶,我的這些心象投映在這個朋友身上,好像這個人以具體的不忠或背叛來對我「說法」,要我禪除掉或懺悔掉這些意識、妄相,以便接近觀音的妙音境界,打從內心,根除掉這些困擾我的念頭。以此類推,無論正面、負面,都是觀音(我的終極來處、去處,或心的本質,禪佛的原意)要讓我禪除心念妄相的機會。於是,任何的起心動念,都在提醒我從心念中出離,得大自由、大自在啊!

然而,這套「心法」乃奠基在「緣起性空」的悟解之上,絕大部分台灣人不明所以地實踐,後來就轉變成一句俗話:「吃苦有若吃補!」甚至於淪為自虐狂似地消極。

媽祖、馬祖道一、觀音、佛禪是要求人們自我承擔,從內在改造自己的主體信仰,而且要在內心清淨、明白的同時,竭盡所能,實踐大付出、大承擔的無功用行,它的是非清晰、邏輯明確、無掛無礙地進行菩薩道的入世;它沒有灰色地帶,而有善巧方便與大寬容。

這套信仰或價值觀絕對不會坐視人間的不公不義,更不容許核電、核廢這類危害千秋萬世的超級大邪魔。為了製造原子彈才發展的核電政策錯誤了40多年,如今一小撮既得利益的餓鬼格,還在傷天害理、製造恐怖危機,凡我媽祖信徒快快覺醒,站出廢核啊!

媽祖婆啊!我一生不曾祈求功名利祿,而今天在此祝禱祈願,但願媽祖再度顯聖啟迪世人,否則核魔輻射爆出,馬祖、觀音法脈也將斷絕啊!廢核行腳以五大訴求,恭請媽祖賜福助力,為我台灣人的世代正義,了盡這代人的基本承擔,感恩!

(附註:由於明朝中葉以降,朝廷向天主教靠攏,民間結合天主教的聖母與媽祖信仰,從而產生天上聖母的尊稱)


2013年11月13日 星期三

城隍廟前說反核 1/2

陳玉峯(2013.11.12)

感恩台灣、嘉義這片天地、眾神、城隍爺!
現場鄉親序大,大家好,大家晚安!

「城隍」這兩字,原義是城池,也就是「城郭濠池」的防禦()性建築。「城」指城郭,內曰城,外叫郭;「隍」指城池,有水的叫「池」,無水則叫「隍」。

守護城池的地神,在三國東吳時代被獨立出來奉祀,直到唐朝,城隍大致正式成為城市的保護神。明朝朱元璋比照人間行政體系、官職,將京師的城隍封為「天下都城隍」,謂之「明靈王」;各省城隍為「都城隍」,封王爵;各府的叫「威靈公」;各州的叫「靈應侯」;各縣的城隍稱為「顯佑伯」。清代大致延襲之。

也不知道是何等聰明官僚及神職人員的合作,橫直四、五百年來,民間漸漸形成一觀念,認為人死後,靈魂先被拘押到城隍處審判,決定上天堂,或下地獄繼續進行各種判決與刑罰。古時候,人死後尚未入殮前,喪家得帶頭紙,於傍晚時到城隍廟燒頭紙,謂之「報廟」,也就是替死者完成報到手續。

清代將這套神權統治術發揮到極限。清廷規定,各省府縣、武職恊鎮以上的文武衙門,必須在衙門附近建城隍廟,與世間的衙署分別掌管陽間與陰間的社會秩序及所有行政、司法等。地方官上任,得先往城隍廟行「就任奉告」之禮,而且,每月初一、十五還要前往城隍廟,行三跪九叩的大禮。

這些祭儀等,當然是做給百姓看的。

台灣首座城隍廟殆為1669年,鄭經時代所建的「府城城隍廟」(在東安坊府署之右);嘉義這座城隍廟乃1715(康熙54)周鍾瑄擔任諸羅知縣時,自行捐款,夥同參將阮蔡文捐銀40兩所創建。因而今廟後殿(六層)第一層右祀創廟知縣周鍾瑄,是全台灣廟宇中,少見祭祀清官的特例之一。

清廷取下台灣之後,一開始勉強採納施琅的建議,將台灣納入轄下,採取系列撲滅「反清復明」的鎮壓措施,更廣設媽祖廟等,用來監控台灣民情,而且,歷代皇帝皆視台灣為難以控制的特殊區域,因而特別重視以神權、神道掌控民心教化,此間,城隍廟的功能非常重大。媽祖廟及城隍廟可視為體制外、體制內的佐證機構。

台灣傳統的宗教信仰及價值觀、人生觀,脫胎於或傳承自明朝三教合一(註:此乃歷代政教相互利用及鬥爭的產物),所謂的「有神必求、有佛必拜、有聖必崇」根深蒂固,常民的價值觀、是非觀則以袁了凡的《了凡四訓》、「功過格」為骨梗;造神原則以《封神榜》為圭皋;造神底蘊以「觀音法理」為隱藏性法脈,因而篤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因果報應觀。城隍廟在官方以教佐政的策略下,發揮得淋漓盡致。

半個世紀之前或筆者小時候暨之前,台灣人遇有辦喪事,往往請道士唸經超度。祭儀式場上,張掛十殿閻王各種酷刑的畫冊,強調死後有審判,陽間任何作惡,必須在地獄輾轉受苦,而且孽深罪重者,還遺禍報應予世代。由於地獄的想像場景恐怖嚇人,讓人印象深刻而不致遺忘,特別在小孩心中,更留下永世無法磨滅的記憶。而城隍廟則擔任初一、十五例行性的警世作用。

以澎湖媽宮城隍廟為例,在媽宮尚未繁榮的年代,城隍廟所在地原本屬於該地區最是陰森處,人們從小即烙印著幽冥世界的顫慄印痕,一鄰近廟口即有一股陰氣襲來,等你一見廟口門聯,警告的語氣,頓時威懗來者:

將入廟來當防失足;
要歸家去須早回頭!

進廟門一抬頭,斗大三字匾寫著「你來了」!讓來訪者心頭為之一震:「祂知道我來了!」而對面的門楣,還張掛一具舊式的大算盤,左右書寫著:

世事何須空計較;
神天自有大乘除。

擺明遲早都會向你算個一清二楚,任何人都無所遁逃。然後,在神龕香爐煙霧瀰漫所營造的虛無縹緲氛圍中,廟堂的陳設,宛如官衙刑堂,左右分列著文武判、六部司(彰善門的褒善司、陰陽司、註祿司;罰惡門的罰惡司、速報司、註壽司)、日夜值功曹、黑白無常、牛頭馬面、三十六關將、七十二地煞等鬼使神差,或青面獠牙、裂目吐舌,手執百般刑具,張羅極致的恐怖,令人膽顫心驚、毛骨悚然。

再一抬頭,另三個大字:「悔者遲」!

一般具有因果報應觀的人,被嚇到這裏,大概都已魂飛魄散,難怪古早人去一趟城隍廟,至少三個月不敢做壞事、存否念!
【……未完,閱讀(下一頁)】

城隍廟前說反核 2/2



然後,正殿上端坐著紅臉的城隍爺,左右對聯寫著:

當日肆無忌,滅理壞倫,君何幹去;
今朝悔已遲,批枷帶鎖,爾自惹來!

橫批:功存捍衛,再度恐懗你一番!

另如高雄左營城隍廟,大殿上的一幅對聯,是1741年卓肇昌寫的:

為善必昌,為善不昌,祖宗必有餘殃,殃盡必昌;
作惡必亡,作惡不亡,祖宗必有餘德,德盡必亡!

除了彰顯因果報應之外,也強調世代的善惡邅遞關係。

它的後殿另幅對聯:

昧己即欺心,當思心即神耳;
行仁即自福,須悉福自善果。

基調通通同款,但也直揭「人心即神耳」,你的起心動念,神明通通清楚啊,更可推衍:人心即神眼、人心即神心,沒人就沒神,是人創神而非神創人等等。

也有城隍廟的對聯如下:

別看我廟小神小,不來燒香,瞧瞧;
那任他官大勢大,若有作惡,試試!

換句話說,走著瞧、試看看!直接恫懗。

任憑你無法無天,到此孽鏡高懸,還有膽否?
須知我能寬能恕,且把屠刀放下,回轉頭來!

而這幅除了威懗之外,下聯轉往寬容方向,給予生民機會、回頭是岸。

說起寬恕、寬容的角度,就筆者所知,全台灣最饒富人情味的城隍廟,就屬咱嘉義城隍最是溫和儒雅。請大家到後殿看牆上壁畫,吳江河書撰的對聯,即可明瞭:

天理、地理、他理、自理、有理、無理,是非判理;
恩情、人情、感情、愛情、私情、絕情,陰陽通情。

橫批:善判陰陽。

也就是說,嘉義城隍除了一般司法神的威嚴之餘,還多了副菩薩心腸,強調所有審判的原則落在:「通情達理」!而且,後殿設有觀音佛祖,說明此廟正是禪宗法脈所設置,後殿是「本體觀音」,而正殿的城隍是「應現觀音」,傳承著「無功用行」的教化。

不只如此,嘉義城隍廟側門兩扇門板上書寫著:

到此分邪正;
由茲辨是非。

或說,強調是非、正邪不兩立,要跨向超越個人的善惡觀,進往社會、國家的大公大義、大是大非等境界發展了。

因此,我們今天在此廟談反核、廢核四、廢四核、清核廢的意義,實在是相得益彰。但願城隍爺明鏡高懸,可以儘速感化、回向錯誤的政策,以及為非作歹的當權啊!

台灣450年來不曾缺電,未來也不大可能會缺電,電價不僅不該漲,更應該降價才合理。核電是人類有史以來,人為造孽、造災最最恐怖的魔鬼之一!30多年來,台灣處於隨時會遭殃的危機當中,目前存放在核一到核三廠的殺手輻射劑量,相當於超過23萬顆原子彈,全世界沒有人能妥善處理!而且,核廢為害千秋萬世,核電、核廢不解決,台灣隨時有可能「有路沒人走,有茨沒人住」(劉伯溫燒餅歌對台灣的預言、警語!)。

如果沒有一個安全、健康的台灣環境,你的豪宅、家園又有什麼用?核電、核廢一旦爆出來了,你家十幾代人的經營,你一生所有打拚、努力的成果,只成為廢墟,你的家人、子子孫孫又將流亡何方?

沒有人不會犯錯,但一而再地犯錯,還堅持他的錯,就叫做愚蠢。全國最不該愚蠢的一個人或一群人,卻是曠古罕見的愚蠢,這就是目前台灣最最嚴重的問題,且將危害天下蒼生,並遺禍世代。這其中,最最惡毒的,就是核電及核廢政策。
鄉親序大、少年郎啊!顧自己、顧家庭、顧親戚、顧朋友、顧子孫,咱就要站出來反核、廢核啊!

筆者投入台灣環境、生態關懷或運動35年以上,只要一口氣還在,就沒有悲觀的權力;我的身軀可以老朽,我的靈、我的魂、我的魄永遠不屈服於強權惡政,我還是要堅決地說,我們這一代過去戰鬥、現在戰鬥、將來戰鬥、死後一樣戰鬥!

一生山林研究教我體悟:感情是最深沉的理性;理性是最優雅的情感。如果不加上慈悲、智慧與勇氣,為這世間、世代,了盡基本的責任與承擔,那這世人就算白來了!

城隍爺啊!祈求您繼續保庇台灣吾土吾民,請您顯靈降駕,喚醒全民與當權,早日終結台灣的大危機啊!感恩!



2013年11月11日 星期一

《對高岳》1/6

陳玉峯

    沼平、阿里山閣沿眠月線前行,漸次脫離吵雜喧囂的人群,只剩悠揚雄渾的汽笛,劃出空谷的陣陣震盪,並不惹人厭,於是,一股股山間靈氣,清清涼涼地沁入毛孔,山林的感覺又抓了回來。

   將近17百個日子前,我循此路,在標示對高岳登山口處右躋,首度調查對高岳稜線及山頂。200083日,我以沼平車站的路標牌為基準點0公尺計算,沿鐵軌以皮尺丈量,並沿途記錄舊建物與其解說。今天,2011416日,我再度來到舊對高岳登山口木牌處,翻閱千禧年的記錄,距離沼平1,155公尺(《阿里山永遠的檜木霧林原鄉》513514頁)。


左側即對高山頂陡峭的反插坡(2009.12.12;小笠原山)



   1982130日及22日兩天,我調查登對高岳路線上的植被。而進入第30個年頭時,我無預設地走來,時間上誠有隔世之感,景物上自有林相的變遷,以及,最顯著的,祝山鐵路的新闢。

   祝山觀日支線是在1984521日動工,1985108日竣工,但通車延遲了數次,直到1986123日始告真正通車。這條觀光小火車路,乃因應198210月,阿里山公路通車後旅客激增而增闢者。它切隔了之前,由眠月線原登山口登對高的山徑。但我還是尋舊口,只為來時路的回顧。
【……未完,閱讀(下一頁)】
 ~本文摘自《玉峯觀止》

《對高岳》2/6

陳玉峯

 沿大塔山登山口登上幾個台階之後,我右出山林小徑。這條小徑可能是舊路,也是鐵路工伕(阿里山森林鐵道的養路工人)抄捷徑的一小段落。這種山徑是林木樹根、砂岩塊、雨水的地面逕流,以及工伕們的腳步,合力闢建出來的通道,踏著它,就有古樸、典雅、可靠的感覺,不像政府單位大把銀子砌出來的登山步道,根本違反人體工學。

  由阿里山鐵路銜接山林路,在香醇古意中,銜接的不只是百多年前的拓荒史,而且深入樹齡三千、山系數百萬年,深深沉沉的深層歷史之中,却予人安穩詳和的原鄉感。儘管理性、知識上我深知,山林本來就是流體,從來無常,然而,生界若非無常,我們又如何走進屬靈的某些境界?

 阿里山硃砂根朱紅的果實,在玉山箭竹、台灣鱗毛蕨、台灣瘤足蕨的翠綠背景中鮮豔跳出,即令這是個缺水的春季,它們還是靠藉清晨霧珠,撐起基本的莊嚴,譜寫季節該有的容顏。就是喜歡這種根系搭架出的林間小徑,它們沒有任何二階是一樣的,却依循著跟人體相協調的秩序,讓人在行進間毫不單調地變化,好讓心臟的定音鼓,敲出每一腳步下的安適。
  
吉野櫻葉片。
尖葉楓黃褐葉。
昆欄樹落葉。
台灣鱗毛蕨。

    有時候,美的震撼或悸動,加上光影的機緣,以及心念的巧會,我會停下來拍攝。近來,拍照已經不是美的捕捉、記錄或想要分享,更不用說目的。我將拍照當做一種儀式,找出某個適當的角度,藉由感官、心力及對象之間的瞬息傳動,追溯我所來自,以及終將歸去的原鄉。我相信我們的原點與終端在時空的同一源點,那是人類思想、語言從來都模糊的地方。

【……未完,閱讀(下一頁)】
 ~本文摘自《玉峯觀止》